好事近·梦中作-陆游

 

今天说一首很美的春词,作者是婉约派一代词宗,人称“山抹微云君”的秦观。

秦观谪居处州(今浙江丽水)时,曾做过一个美梦,并填了一阕词曰《好事近》。作品描写的虽是梦境,却丝毫没有虚幻之感,更像一个真实可感的现实生活场景。一起来品读——

好事近·梦中作

春路雨添花,花动一山春色。
行到小溪深处,有黄鹂千百。

飞云当面化龙蛇,夭矫转空碧。
醉卧古藤阴下,了不知南北。

——宋·陆游

秦观梦中作的一首词,竟成谶语……

首二句写得巧,富有画面感,妙在动词的运用上。本来是一场雨后,路边的花草迅速生长开花,为满山增添了盎然春色,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。可作者偏说,花是“雨添”的,仿佛春雨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淅淅沥沥间就幻化出了满山的花卉,给人们带来惊喜与感动,当真是多情啊。另外,一个“动”字,也有极强的表达效果,与“添”字前后呼应,可谓恰当好处。

接着,作者便闯入了画面中。他缘溪而行,一路上饱览大好春色,沉醉不已。不觉间已走到了“小溪深处”,看到了更加热闹的景象——“黄鹂千百”,这是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享受,词人内心的愉悦与满足可以想见。

 

或许是受王维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影响,作者开始把视线投向空中的云,但见“飞云当面化龙蛇,夭矫转空碧”,飞云变化万千,刚刚还是龙,眨眼变成蛇,再定睛看时已换了形状,到最后竟消失不见,只留澄碧如洗的天空。

“夭矫转空碧”句生动地描写出天空由阴转晴的过程,为下句“醉卧古藤阴下”作了铺垫。

醉不一定是饮酒所致,也可能是望美景而心醉。他醉卧在“古藤阴下”,把自己放空,进而融入自然,与山水共存。这种状态,不能简单地以好坏评价,对那些整日醉生梦死的人来说,这是一种自我沉沦;但对心情极度苦闷压抑的秦观来说,这无疑是一种解脱。

一语成谶!秦观不久又遭贬谪,最终卒于“藤州”光华亭,据说去世之前还是一副醉态……黄庭坚有诗曰“少游醉卧古藤下,谁与愁眉唱一杯。解作江南断肠句,只今唯有贺方回”,近代刘菊庄也有诗云“名并苏黄学更优,一词遗墨至今留。无人唤醒藤州梦,淮水淮山总是愁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3 − 8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