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“爸,我想你了。到临老,才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。”

5月17日,李宗盛新歌《新写的旧歌》在QQ音乐平台首发,娓娓道来的独白与6分18秒的倾诉,不仅承载了这位耳顺之年的大哥“敷衍了半生的命题”,也在评论区掀起了一轮有关两代人的亲情探讨。当然,这不是头部音乐人在QQ音乐的首发个例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上星期,周杰伦新歌《不爱我就拉倒》刚刚掀起了一阵热潮,截至目前,这首上线刚满一星期的歌曲,在QQ音乐平台总共吸引了超过30万条评论。事实上,QQ音乐已然不仅是李宗盛、成龙、周杰伦、薛之谦、吴亦凡等国内头部明星新歌发布的“首选项”,也成为了海外歌手数字专辑的传播纽带。

4月20日,霉霉的第五张专辑《1989(Deluxe)》在QQ音乐销售额突破1000万元,也成为霉霉在QQ音乐平台下,第二次获得双钻唱片认证的数字专辑。一众顶级音乐人的青睐,让QQ音乐成为一个源源不断的内容流量“连接站”,而对于优质版权的运营能力,QQ音乐也从未让用户失望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另一方面,无论是对曲库与音质等内容的丰盈,还是为用户构建打通线上线下的场景联动,QQ音乐已然演变成为一个生态型的音乐综合平台。内容生态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而言何其重要,而在对艺人及作品的宣发模式与粉丝经济等生态层面的模式搭建上,QQ音乐已愈发完整。

01

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项”,如何以宣发模式颠覆“最全曲库”?

从成为一众头部音乐人新歌首发地,到海内外头部艺人数字专辑的选择,为什么是QQ音乐?

一方面,覆盖了8亿用户基数的QQ音乐,无论是对音乐作品的传播力还是作为数字专辑的销售渠道,庞大的用户基数都率先构成了一个有力支撑点。据Questmobile发布的《2018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报告》显示,8成以上用户现在只安装一个在线音乐APP,而其他平台APP的卸载用户过半都流向QQ音乐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另一方面,率先开启的数字专辑消费模式与对版权的运营能力,也为QQ音乐在平台积淀下完成了由量变到质变的口碑累积。

2014年,周杰伦《哎呦,不错哦》成为首张华语数字专辑,作为第一个开启数字专辑消费模式的平台,QQ音乐很快奠定了在线音乐平台数字专辑的“大哥”地位。截至目前,数字专辑总销量超4000万张。无论是在欧美音乐还是华语音乐数字专辑市场,QQ音乐都始终处于领先地位。随后,这种模式也相继被更多音乐人、唱片公司、音乐平台和听众所接受。

而鹿晗、李宇春等华语音乐人在QQ音乐平台发布的数字专辑也屡屡创下了销量纪录。2016年,李宇春全新数字专辑《野蛮生长》之《野》篇发行仅16天即突破1500万销量大关;2017年《流行》数字专辑在QQ音乐销量高达2300万元,成为了QQ音乐巅峰畅销榜的总榜冠军。而鹿晗的《Reloaded I》数字专辑销量破300万张,夺得首个殿堂金钻唱片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海外方面,2015年,BIGBANG将《MADE》拆分为《M》《A》《D》《E》4张迷你数字专辑,在QQ音乐独家发行。仅在《M》上线后,销量便一夜破10万,最终超50万张。四张迷你专辑分别获得了QQ音乐的双白金、三白金、钻石级别唱片认证。

一方面,正版意识的根深蒂固与对版权的运营能力,让QQ音乐为音乐人的作品版权提供了保障,版权合法化和环境改善,也是依托于腾讯音乐集团之下的QQ音乐的既定优势。

另一方面,在对于音乐人及作品的宣发层面上,QQ音乐正在颠覆传统的宣发模式,用更有针对性的玩法,为音乐人“量体裁衣”,切准要点,定制对音乐人及专辑的发行方案及推广计划。

5月17日,张杰联合QQ音乐发行预售数字专辑《未•live》,并推出了“特别应援福利计划”的售卖新玩法:销量达5000张,解锁成都万象天地户外广告;销售量达1万张,解锁长沙万象天地户外广告;销量达10万,解锁北京鸟巢演唱会应援计划,预售开启10小时,专辑便完成了8万张的销量。从《周杰伦的床边故事》的“立体数字专辑礼包”,到李宇春《流行》的“封面解锁”,QQ音乐在数字专辑上不断的解锁着有趣的新玩法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而在对作品的宣传推广层面,QQ音乐也不仅仅是利用banner推荐位、歌单等常规渠道进行铺陈曝光的“常规做法”,开始打通更多渠道的玩法。

由QQ音乐制作的深度访谈节目《乐见大牌》,每期邀请国内外的热门音乐人进行独家专访,在深度整合视听、歌曲、热点艺人、互动呈现的基础上,也成为了QQ音乐平台又一有力的宣传推广渠道 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 2月14日,由冯绍峰重新演绎的《西游记女儿国》电影推广曲《女儿情》在QQ音乐独家上线,并得到了QQ音乐站内自制节目《乐见大牌》的大力推广,并迅速地打了QQ音乐官微、电影官微、明星微博的转发,带动了粉丝热议效应。

无论是发现专栏还是自制节目,QQ音乐正在用内部宣发渠道,联动如音乐自媒体人、乐评人、音乐机构等更多发声者,来“制造”更有力的渠道,以短视频、音乐故事、更多专业乐评人及机构的角度来为作品搭建更多渠道入口。

02

线上线下场景联动,如何以粉丝经济撬动“八亿用户”?

2013年,QQ音乐联合数十家唱片公司开展正版维权行动,携手百位知名歌手开展“正版音乐 用聆听护航”行动 呼吁用户尊重知识版权组建专业维权团队。2015年,QQ音乐先后与JVR、华纳音乐、YG娱乐、索尼音乐等知名音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及独家版权代理,并开启了与《我是歌手》《中国好歌曲》等知名综艺的版权合作。

正版意识的根植,让QQ音乐成为尊重艺人与保护版权的平台。而在对音乐人及音乐作品的尊重基础上,QQ音乐正在用粉丝经济新玩法,提供更多音乐服务及明星周边等其他增值服务。针对粉丝娱乐体验形式的多元化发展及不断增长的深度需求,QQ音乐通过平台数据分析及对粉丝潜在需求的认知,制定了一系列“别出心裁”的线下互动。

4月1日,QQ音乐为GALA乐队的粉丝组织了一场私人定制的“春游”。在QQ音乐的组织下,粉丝可以与GALA乐队进行近距离的全天互动——一起吃肉、喝酒、野炊、以及比小型livehouse还要近距离的互动及现场点歌。

当晚,GALA演唱了包括《追梦赤子心》、《你》、《北戴河之歌》多首知名曲目,也演唱了乐队未发表新歌《半岛的雄鹰》,令粉丝惊喜连连。而随后上线的活动纪录片《GALA!肚子饿了!》也收获了乐迷们的热烈反响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除此之外,无论是为泰国人气偶像MikeAngelo在广州主办粉丝见面会、为乐迷制造与方大同游丽江的机会,还是联动如《西游记女儿国》、《后来的我们》等电影进行上映前的造势宣传,深度参与艺人活动策划的QQ音乐,正在精准洞察着粉丝的内心诉求,并激励着乐迷成为“行动派”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 4月24日,刘若英执导影片《后来的我们》在上映前夕,便联手QQ音乐打造了一支万人合唱MV《后来2018》。在短短3分42秒的MV中,从青涩的学者到踏入社会的恋人,最终每个人挥舞着中点点光亮合唱的场景,不能不令观者为之动容。

截至目前,《后来2018》全网播放量已经突破1亿,在QQ音乐平台被播放了超526万次,超过1万5千条网友留言。电影破8千万的预售票房成绩,让这场“音乐营销课”从情怀出发,扎实地切准了听众“痛点”。

从李宗盛到霉霉,QQ音乐为何成为头部音乐人的“首选”?

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“粉丝经济的崛起值得重视。应当在提升高质量音乐版权数量的情况下,重视头部艺人的推广和粉丝运营。”而QQ音乐正在通过线上线下打造不一样的场景,为音乐人及乐迷们建立起了更加紧密、反传统的联系形式。

无论是从开年的纽约时代广场跨年演唱会,到刷爆朋友圈的“零点行动”,还是传承敦煌音乐,到携手故宫合力打造“音乐创新大赛”,QQ音乐在跨界营销层面早已展开了更多新玩法:联合优衣库、宝马、老佛爷、adidas等打造线下营销活动,下沉到大众圈层。拥有更多流量歌手、大IP艺人和偶像艺人的曲库歌单似乎是QQ音乐的既定标准,而在用户体验层面,QQ音乐也将个性化运用到了极致。

QQ音乐对于音乐人更像是一个交流中转枢纽。一方面,平台的深厚实力、对版权的尊重,都对音乐人构成了莫大的吸引力,QQ音乐也通过愈渐丰富的宣发模式,将音乐人及作品以更立体地传送给听众;另一方面,艺人也可以通过如GALA这次“春游”活动的紧密接触,借助QQ音乐平台与乐迷建立起线上线下的沟通,在发掘更多元的艺人宣发模式的同时,也能够为行业提供更多想象。

排版 | visio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8 + 3 =